监督电话|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登录|注册
您的位置:首页 > 河东映像>

村前那棵老柿树

来源:运城日报发布者:骆作震时间:2020-06-30

每当我回到老家尧村,首先看到的便是村前那棵历经沧桑的老柿树。从我记事开始,这棵老柿树就一直伫立在那儿,如今几十年过去了,它依然春天发新绿,夏日撑浓荫,秋天挂红灯,冬天挺枯枝。看到它,我仿佛又看到了慈祥的母亲正站在这棵柿树下,手搭在眉棱上,急切地盼望着我回来。

我情不自禁地从车上下来,走到老柿树跟前,轻轻地抚摸着粗糙的树皮,望着树叶间那青枣般大小的柿子,母亲那慈祥的笑容,叮嘱的话语又一次在我眼前出现、在我耳边响起。

我的家乡尧村,地处晋南芮城中条山脚下,村里只有500多口人。过去由于村子穷,人们都居住在崖边沟边的土窑洞里。生活的来源主要靠每人二亩干旱贫瘠的土地。乡亲们生活特别苦,一家人一年只能吃几斤油,特别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,人们更吃不饱了,很多人都得了浮肿病。而我正是靠着母亲的呵护,在异常艰难中成长着。我弟兄三个,我是老小。常言道:活到老,偏的小。母亲也不例外,非常疼爱我。记得小的时候,正赶上合并小学,在外村读书,每次放学回来,母亲都会在老柿树下等着我。回到家里,她前后跟着我,生怕我丢了似的,就连上厕所也要跟着,一步也舍不得离开。见我身体弱,母亲每次在我离家上学前都要用家中那把小铁勺,倒几点油,用一把麦秸秆为我煎一个鸡蛋,然后拉上我的手,把我送到村前那棵柿树下,叮咛我下学了就回来。

渐渐地,我长大了,上了中学。那时正逢三年自然灾害,身体的发育使人总感到吃不饱,饿得难受。记得有一次,我和母亲去大食堂领饭回来,那时每个人一餐只有不足二两的一块玉谷面馍,根本吃不够,而我由于饥饿,竟然连续三天将母亲的那一份都吃了。每一次狼吞虎咽地吃下她那一份时,母亲总是微笑着,看着我吃,心中充满了蜜意。直等到三天后,母亲由于饥饿躺倒在土炕上,腿肿得不能动的时候,我才知道母亲是饿昏了,得了浮肿病。

良心的责备使我抱着母亲痛哭失声。为了让母亲吃一顿饱饭,我在学校里,每顿饭只喝一大碗汤,省下一个馍带回家让母亲吃。学校放假,队长叫我顶替别人上了大兵团,我跟上大人们去修水库,上山植树,吃饭时也是只喝面汤,把剩下的二两馍拿回家给母亲。

一个月后,饥饿和劳累使我倒下了,全身就像散了架似的,躺在炕上一点也不能动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。死神在一步一步向我逼近。村里的人都说,这娃不行了,得了传染病。还有的人都不敢到我家院里来。

母亲整天心疼地抱着我哭,用她那瘦弱的身躯温暖着我。父亲从亲戚家借来黄豆、柿条、干薯片之类的食物给我充饥,将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。我奇迹般地活过来了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母亲在饱受苦难之后病逝了。艰难中,我们弟兄三人草草办了母亲的后事。我当时真恨自己没本事,不能挣很多钱,去大医院看好母亲的病,不能满足母亲那么一点并不奢侈的愿望,不能让母亲吃上几天香甜可口的好饭。

带着母亲的教诲和期盼,怀着对母亲的愧疚和报恩,我在不惑之年,毅然挑灯苦读,考上了太原工业大学土木系工民建专业,成为当地和自己学生同时上大学的成年人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大学毕业后,我从事建筑设计工作,致力于芮城的城乡建设,考取了国家注册建筑师资格,设计出一批省、市获奖的优秀建筑,为芮城的城市建设和百幢教学楼勾画蓝图。党和人民给了我很高的荣誉和地位,本人先后荣获“山西省建设系统劳动模范”“运城地区社会主义劳动竞赛个人一等功”等荣誉,被县委、县政府评为“兴学建校功臣”;2005年荣获“山西省优秀监理工程师”,先后两届当选市人大代表,并担任了芮城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,走上了领导岗位。

如今,我的三个儿女都已大学毕业,各自成家立业了,家里的生活也渐渐富裕了。为了感谢党和人民对我的培养,我积极向有关部门反映、申请、寻求资金,为村里铺了一条主干油路,个人出钱修了路旁排水渠,购买了路边栽植的杨树苗,还为村里六十岁以上老人,每人照一份标准照和一张生活照作为纪念。

当时,县上剧团排了大型眉户剧《山村母亲》,我看了很受感动。为了弘扬尊老敬老传统美德,感谢所有家乡母亲的养育之恩,我个人出资请剧团在村前那棵柿树边的碾麦场上,搭起了大舞台,连唱了三天大戏,让所有的年迈父母都好好看了一回戏。

当《山村母亲》感人的情节和优美的唱腔,使台下出现一片唏嘘声的时候,我悄悄地蹲在那棵老柿树下流泪了。我在心中默默念叨:妈,我苦命的、永远爱我的妈,你睁开眼看看吧!儿子请来了全县最好的剧团,来满足您一生中最大的心愿。


网站声明

运城日报、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运城新闻网-运城日报 ”。

凡本网未注明“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